楚天都市报:大冶106岁老人讲述灯光摇曳的历史

发布日期: 2019-07-19 信息来源: 楚天都市报

“解放前用什么照明?麻骨火!”710日,是黄淑老人满106岁的生日,虽然已过期颐之年,但老人仍面色红润,思维清晰。

 她清楚记得,解放前,没有煤油灯的时候,夜晚照明都是用的麻骨火。在大冶农村,盛产贮麻,收割后,留在地里的贮麻骨架有一米多长,中间空心,晒干后六七根捆成一扎,点燃后,再将火苗吹灭,让一束麻骨火进入休眠状态缓缓燃烧,晚上起夜,将休眠的麻骨火吹燃,借着微弱的火光照明。

从孩童记事开始,黄淑老人对使用毛骨火照明的情景仍记忆犹新。一把麻骨火,在休眠状态中能燃半个小时左右,但也会随时熄灭。麻骨火最大的缺点是容易引发火灾。解放前农村大多是茅草屋,稍有不慎燃烧的麻骨火会引发火灾,一把火烧得倾家荡产。“50年代才用上煤油灯”黄淑老人回忆说,解放前,有钱的人家也会用油灯,即食用的菜籽油和樟树皮熬制出的樟树油照明,但在农村大多数用的还是麻骨火,还有一种是稻草编成胳膊粗的绳子,用火镰点燃照明。老人说,即便是油灯,晚上点亮后像萤火虫的光。直到解放后,商店里才有出售的煤油灯。买回家中,用旧棉絮捻成捻子穿进铁筒,找个玻璃瓶装上煤油,把穿了捻子的灯芯筒放上,煤油灯就成功了。

那时,家家户户都有几盏煤油灯。漆黑的夜晚,一盏煤油灯在夜风中摇曳着如豆的火焰,橘色的背景里,如豆般昏黄的灯光在眼前闪动,母亲在灯下为孩子们缝补衣服、纳着鞋底,孩子们则爬在简陋的餐桌上刻苦学习,那幅画面暖暖的,柔柔的。

几十年过去了,煤油灯早已远离我们的生活,但摇曳的灯光下闻着油香、熏着书香的童年让人难以忘怀。80年代,煤油灯还在使用。“那个时候经常停电,家里还要备着煤油灯”黄淑老人说,直到80年代末期,煤油灯才被彻底淘汰,偶尔停电就点蜡烛照明,因为煤油灯的烟子太大,点上一晚,第二天起床,鼻腔都是黑的烟子。

在那些贫乏岁月里,煤油灯既承载着困苦和无奈,也点燃着一代代人无尽的希望。如今,家里有台灯、吊灯、壁灯,各式各样,一到晚上,灯火辉煌,五彩缤纷。“现在蜡烛都用不上了,一年也停不了一次电,没想到我赶上了好时代!”黄淑老人说,她目前住在大冶一中宿舍楼,一年到头几乎不担心停电,甚至连做饭都用的是电。

据国网黄石供电龙8平台总经理林光介绍,黄石是湖北办电较早的省辖市之一,建国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,国网黄石供电龙8平台积极加大电网建设,电网网架结构、配置能力、科技装备等整体功能得到全面发展提升,目前已形成以500千伏磁湖变、西塞山电厂、黄石电厂为电源中心向本地区各220千伏变电站供电,110千伏变电站具备来自不同220千伏变电站的两路供电电源,10千伏配电网逐步实现“手拉手”环网供电的坚强供电网络。

同时,始终坚持以客户为中心的服务理念,通过健全和完善供电服务体系,大力推行带电作业和应用“能源互联网”等先进技术,不断提升客户不限电、少停电、用好电的电力获得感,为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群众的福祉提供可靠的电力保障。

相关链接